新闻资讯

《道德经》:欲堪当大任者,需“忘荣”“忘辱”“忘身”

一个人受辱时担惊受怕,事后依旧能够潇洒生活;但一个人得宠时会感到惊喜害怕,失宠后亦会恐惧害怕。

在这般激烈的竞争下,嫔妃得到帝王宠幸时依旧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唯恐惹之不快;失宠后又无法逃离冷宫的命运。

得宠荣惊者,处高位如临深危也。贵不敢骄,富不敢奢。失者,失宠处辱也。惊者,恐祸重来也。

得到恩宠的人,身居高位却如同深渊,富贵了不敢骄傲、不敢声张。失去后迎来的将是屈辱,始终害怕祸患降临。

老子说,人之所以在得宠、失宠和受辱时会害怕,甚至将其当做祸患看待,是因为有身体的存在。倘若没有身体,也就不会害怕。

所谓“无欲则刚”。比身体承受祸患还可怕的是内心的欲望,正是有了欲望世人才会追求名利,因而遭受荣辱的双重考验。

道德充于内,则外物不能移,故宠辱之来,心未尝动。如内不自得,外感于物,情存乎宠辱,则得失皆若惊。

淡化欲望,主宰自己的内心,漠视荣辱,不患得患失。遵循自然大道做事,才能做到不担惊受怕,祸患也就不会降临。

圣人谦卑退让不与人争先,反而能走在世人之前;圣人将生死置之度外,从未想过苟且偷生,却保全了自身。

能够像重视自身一样重视世人之人,才能把天下的重任托付给他;能够像爱护自身一样爱护世人之人,才能担起天下的重任。

与其重视荣辱胜过自身,不如重视自身和生命胜过荣辱,做到贵大患若身,超越个人的荣辱。

把天下人当做自身一样重视的人,不会轻易损坏事物;把天下人当做自身一样爱护的人,不会轻易让带来祸患。

本章言名利之大害,教人重道忘身以祛累也。宠辱若惊者,望外之荣曰宠。世人皆以宠为荣,却不知宠乃是辱。世人皆以贵为乐,却不知贵乃大患之若身。

人生在世,我们承受的羁绊已经够多,生命时刻都在承受干扰,与其担惊受怕失去自我,不如重视自身,淡化欲望超越外物,轻松地活着。

超越外物,荣辱皆忘,爱自身,爱天下,是一个人承受重任的前提。即便不为天下重任,也要为自身轻松简单而活着。

Copyright © 2010-2020 深圳骏城酒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园南区软件产业基地5栋  电话:0755-25452690  传真:0755-25452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