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令人痛苦的战争照片

如果地球能讲一个故事,它会说什么?自公元前3500年以来,这个星球已经经历了14500场战争,并目睹了35亿人在激烈的有组织的暴力活动中丧生。战争是人类文化中最持久、最悲惨的一面,每一场血淋淋的冲突的核心都是那些拿工资的人和那些受苦的人。

1942年,在太平洋剧场的漩涡中心,一场恐怖的战斗在热带小岛瓜达尔卡纳尔展开。在一片令人窒息的潮湿云层下,被成群的蚊子包围,它们有时不得不被从士兵的皮肤上割下来,盟军通过一堵几乎无法穿透的植被墙,一寸一寸地与一个看不见的敌人作战。

生活摄影师拉尔夫·莫尔斯(Ralph Morse)和一支美国巡逻队一起,有了一个很少有平民会想要的机会:一个士兵对战争残酷无情的视角。在一次巡逻中,该公司在一片荒芜的海滩上偶然发现了一辆报废的坦克。就在炮塔下面,坐着一个日本士兵干瘪的脑袋,张大嘴巴发出的尖叫。

这张照片也许最终向全世界展示了战争中司空见惯的野蛮。尽管世界各地都发生了暴行,但太平洋地区显示了这些暴行的严酷性。当日本士兵在诱杀尸体时,美国军队将尸体斩首并用钉子钉住头部。双方都制作了人类牙齿项链作为战利品。

1991年5月29日,厄立特里亚从埃塞俄比亚独立30年的斗争宣告结束。就在这一历史性日子的前一年,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线(EPLF)开始对埃塞俄比亚港口城市马萨瓦发动大规模进攻,希望破坏埃塞俄比亚军队的补给线。经过三天的激战,EPLF已设法保卫了这座城市。

但是埃塞俄比亚还没有完全准备好放弃。连续几天,他们用凝固汽油弹和集束炸弹覆盖了这座城市,造成数百人丧生。一个月后,空袭又开始了。当食品店和救济物资被烧毁时,平民在简易防空洞里挤成一团挨饿。

从大屠杀中获得的大部分图像和视频对媒体来说都太可怕了,但这张厄立特里亚人坐在炸弹外壳上的画面比以往任何时候最发自内心的画面都更响亮。这名男子的眼睛和周围环境中的凄凉凄凉,用永远不会从历史中消失的错综复杂的笔触描绘了当时厄立特里亚公民的生活。

这张由摄影师克里斯·洪德罗斯(Chris Hondros)2005年在伊拉克拍摄的令人难忘的照片展示了战争期间任何行为都可能带来的深远后果,证明即使是意外事故也会让你手上沾满永不褪色的鲜血。洪德罗斯在伊拉克北部城市塔拉阿法尔的一次例行巡逻中随行,希望能拍到一些阿帕奇公司履行爱国职责的照片。当夜幕降临,街道为下午6点的宵禁而清空时,公司拐过一条街道,遇到一辆朝他们方向行驶的汽车。

在最近的一次伏击中,士兵们发出了几声警告,车上的人没有任何反应。它不停地来,所以有人开枪了。最后,他们都开火了。当汽车驶近时,他们听到的声音比起一支反叛部队大发雷霆更可怕:孩子们在哭泣。

车里有一家人。一位母亲、一位父亲和四个孩子,试图在宵禁前回家。他们没有看到伪装的士兵,所以当他们听到警告的枪声时,他们加快了速度,这是在一个可以随时爆发小规模冲突的地区对枪声的自然反应。孩子们没有被打,但他们的父母几乎认不出来了。当士兵们回到基地玩任天堂的时候,那些孩子将永远背负着他们生命中无法挽回的伤疤。

罗得西亚-布什战争在许多历史书中没有一席之地。这场冲突从1964年到1979年持续了13年,是近两个世纪以来酝酿的社会紧张的高潮,始于19世纪末白人定居者对南部非洲的殖民统治。

20世纪60年代,随着高加索人的统治开始滑落,非洲民族主义者发出革命的呼声,发动了一场血腥的游击战争,并最终演变成了一场全面的种族战争。游击队把他们的事业看作是对外国压迫者的解放,而以白人为主的政府则把不断增加的袭击视为恐怖主义叛乱。郊外的农场和宅基地遭受了第一次残酷袭击后的重创,白人农民陷入了围攻的心态。当男人们工作时,女人们保卫着家。

罗得西亚政府进行了无情的报复。在许多情况下,他们为了追捕和消灭狡猾的游击队而杀害平民。当游击队被抓获时,他们被严刑拷问,常常越界受刑。记者J.Ross Baughman拍到了这张照片,照片中一个政府骑兵部队在烈日下用枪口逼迫囚犯俯卧撑45分钟。每次有人摔倒在地上发抖,士兵们就把他带到拐角处,把他打昏,然后向空中开了一枪。审讯结束时,剩下的囚犯都是心理上的牺牲品。

美国国会图书馆(Library of Congress)将这张照片描述为“非裔美国人收集在战斗中阵亡士兵的遗骸”,这张照片让人看到了一场战争的病态一瞥,这场战争常常只为将军们所铭记。这两周的恐怖是从1864年5月31日开始的冷港战役,造成18000多人伤亡。正如格兰特将军后来所说:“我们所遭受的损失,得不到任何好处,也得不到任何补偿。”

战斗结束后的四天里,伤员和垂死的人在空旷的天空下化脓,而他们帐篷里的军官们起草了一份协议,允许医疗人员冒险进入荒地照顾伤员。当他们到达时,已经太晚了,大多数人都死了。医务人员被召回,清理人员被派去。担架上坐满了最后一战的士兵。

当这张照片第一次刊登在《生活》杂志上时,全世界都感到了愤怒的呼声。照片中的人据信是澳大利亚警官伦纳德·西弗利特。这张照片是在siffeet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执行侦察任务时被抓获后拍摄的,第二年被发现穿着一名日本士兵的制服。西弗利特的两个同伴也被斩首。

斩首对于二战中的日本人来说是一种相当普遍的处决方式,似乎每一次倒下的打击都会波及到西方的道德意识。从这样的一次处决,到3天的大屠杀,3万中国平民被处决,日本似乎开始超越希特勒,成为二战中最邪恶的势力。

在越南战争期间,位于西贡以北80公里(50英里)的越南一个被称为“D战区”的致命区域,成为无数越共军队的藏身之地。伏击和交火在该地区很常见,在茂密的丛林灌木丛和橡胶种植园中,突如其来的小规模冲突很容易演变成长达数天的战斗。

1967年6月17日,军医詹姆斯卡拉汉和一个步兵营深入D战区,一次伏击迫使他们掩护。战斗持续了三个小时,到最后,该师31人死亡,100多人受伤。

子弹从头顶呼啸而过,卡拉汉猛然行动起来。摄影师Henri Huet在卡拉汉试图营救一名将死的士兵时拍摄了上述照片。卡拉汉脸上明显的疯狂绝望反映了当时美国民众对越南战争的看法,这张照片成为1955年至1975年间最著名的越战照片之一。

每一场战争中的每一场战斗都要付出可怕的代价。不幸的是,受影响最大的通常是那些只想结束战斗的平民。这张来自韩国仁川入侵的令人心碎的照片完美地证明了这一点。

朝鲜战争始于1950年6月25日,当时朝鲜人民军(NKPL)对韩国发动了侵略。尽管联合国迅速介入支持韩国,但朝鲜军队在无情地向韩国推进的过程中取得了一次又一次的胜利。数月来,朝鲜人民解放军的进攻势不可挡,联合国和韩国军队都被一路推进朝鲜半岛下边缘的釜山周边地区。

9月15日,联合国在朝鲜边境正下方的港口城市仁川进行了一次两栖攻击,但最终陷入了困境。以仁川为立足点,韩国得以夺回首尔,扭转战局,尽管接下来还有数月的流血事件。

越南战争毫无意义的暴行的一个持续的遗留问题是使用橙剂,一种臭名昭著的除草剂,喷洒在越南的树叶上,以冲走越共军队并摧毁他们的食物来源。美军在越南和柬埔寨部分地区投放了约7550万升(2000万加仑)的橙剂。虽然战争的结束似乎标志着苦难的结束,但生活并不总是公平的。

45年后,喷洒区的人们仍在处理渗入他们身体和土地的二恶英污染的破坏性影响。尽管华盛顿坚决拒绝为这一损害承担责任,但被曝光的妇女的子女和孙子孙女却生来就有先天缺陷。上图为2006年一名越战老兵给14岁的儿子洗澡。

这张照片里没有暴力和血迹。这一点也不令人震惊,在通常的意义上,这个词。只是一个小男孩,高着头,下巴结实,当一名士兵在父亲的葬礼上递给他一面旗帜时,他忍住了眼泪。但以它自己的方式来说,这和任何一张在战斗结束后拍摄的照片一样令人震惊,因为它定义了那些仍有一生经历的人,让他们感受到损失带来的刺痛的心碎。

这个男孩是克里斯蒂安·戈尔钦斯基,今年8岁。他的父亲,海军陆战队上士马克·戈尔钦斯基,在伊拉克阿尔安巴尔省巡逻时被击落,就在他本应结束服役的一周前。随着快门的呼啸声,克里斯蒂安成了一个没有兄弟、父亲或儿子的民族颤抖的面孔。但是希望是一股不屈不挠的力量,他受到了自己失去亲人的鼓舞,克里斯蒂安加入了一个名为“士兵的孩子”的慈善组织,这个慈善组织为那些在工作中失去父母的孩子们送去圣诞礼物。

Copyright © 2010-2020 深圳骏城酒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园南区软件产业基地5栋  电话:0755-25452690  传真:0755-25452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