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恶意抢注商标,为何撤回又道歉?

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火速建成、让世界见证“中国速度”的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因接诊感染而不幸去世的眼科医生李文亮,一度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相关词语已经成为全民抗疫的“代名词”。

然而,自2月底至今,“火神山”、“雷神山”、“李文亮”等词语频频霸占热搜。遗憾的是,这次一同出现的还有“恶意”、“商标抢注” 等字眼。原来,不少个人、公司在疫情发生后纷纷将上述热词作为自己的商标,向商标局申请注册。一经曝光,便闹得沸沸扬扬。

2月27日,长沙某公司因申请注册“李文亮”商标公开致歉,并表示撤回申请。当天,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通过其官网发布工作动态,表示将严厉打击与疫情相关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行为。

商标为何要注册?为什么要打击恶意商标注册行为?恶意注册商标可能面临哪些法律后果?今天,扬远律师为您揭晓答案。

简单来说,就是具有显著特征的标志,主要用于将两种商品或服务相互区别,一般是文字、图形、字母、数字、三维标志、颜色组合、声音等,或者上述任意几种要素的组合。

我国目前实行的是商标注册制,由国家商标局主管全国商标注册和管理工作,经商标局核准注册的商标为注册商标,商标注册人据此享有商标专用权。注册商标包括商品商标、服务商标和集体商标、证明商标,生活中最常见的就是商品商标,即主要用于某种商品上的商业标志。

当下,日益重视知识产权已经成为一种趋势,不论是国际还是国内。知识产权即对知识财产所享有的权利,主要包括著作权、专利权和商标权等。对于企业来说,商标就是一张“行走的名片”,能够助力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迅速脱颖而出、取得一席之地,还可以通过转让或许可的方式实现其品牌价值,当然可以称得上是企业最重要的无形资产之一。

从长远发展的角度考虑,积极向上、富有内涵、设计独特的商标能够让人过目不忘,助力企业发展;有损社会公德、缺乏显著特征的商标会淹没在市场发展的浪潮中,阻碍企业发展。

任何能够将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商品与他人的商品区别开的标志,包括文字、图形、字母、数字、三维标志、颜色组合和声音等,以及上述要素的组合,都可以作为商标申请注册。

但,至少应当符合以下条件:有显著特征,便于识别,不得与他人在先取得的合法权利相冲突。

同时,申请注册商标应当有所“不为”。我国《商标法》对此作出了明确规定,第十条规定了八类标志均不得作为商标使用,第十一条规定了三类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

在不得作为商标使用的八类标志中,其中一类就是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标志。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李文亮医生,这些词语本是全国人民团结一致抗疫的重要标志,而部分人却将其作为商标申请注册,引发众怒。究其原因,就是损害了社会的公共利益、道德风尚,或可能产生其他消极、负面的影响。

由此,3月4日和5日,国家商标局连续发布《关于依法驳回“火神山”等63件与疫情相关具有不良影响商标的通告》、《关于集中驳回“李文亮”等37件与疫情相关具有不良影响商标的通告》,对“火神山”、“李文亮”等商标注册申请作出驳回决定,驳回的依据即为《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

实践中,恶意注册商标行为最常见的是以“傍名牌”为目的恶意抢注他人商标、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的抢注商标、为转让牟利而大量囤积商标、以独占公用资源为目的的抢注行为等。

我国现行《商标法》是2019年4月23日第四次修正、2019年11月1日开始实施的,本次修改的重点之一就是加强对恶意申请注册商标行为的规制。依据《商标法》,恶意注册商标,将可能面临多重法律后果。

近日,商标局发布两则通告驳回“火神山”、“雷神山”、“李文亮”等商标申请,就是最好的例证。另外,商标申请注册是以使用为根本目的。针对囤积商标的现象,《商标法》第四条增加规定,“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

我国商标注册需要经过形式审查、实质审查、初步审定公告、核准注册、注册公告等流程,核准注册后仍有无效宣告程序。依据法律规定,恶意注册商标,即便最终核准注册,在先权利人或利害关系人可以在五年内请求宣告无效。切莫以为核准注册便“万事大吉”,有可能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依据法律规定,宣告无效的商标专用权视为自始不存在,对宣告无效前的判决、裁定、调解、商标转让或使用许可合同等不具有追溯力,但因商标注册人的恶意造成损失的,权利人有权要求恶意注册人承担赔偿责任。

Copyright © 2010-2020 深圳骏城酒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园南区软件产业基地5栋  电话:0755-25452690  传真:0755-25452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