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阿里改变淄博:打造第一座数字农业农村示范城市

对于淄博这座正在寻求转型的老工业城市而言,农业数字化被视作接下来发展的突破口,而阿里为这座城市带来的不只是资本,还有未来活力。

在6月底对外宣布其在云南、广西的产地仓正式投入运营后,阿里又于本周正式宣布与淄博市合作打造第一座数字农业农村示范城市——盒马市。

阿里巴巴数字农业事业部总裁侯毅,在该项目的启动仪式上透露,他们将在淄博建设两大自动化的物流生产体系。

其中一个是具备商品分选、包材生产、保鲜储存等功能的产地仓,它将覆盖果蔬、肉禽、粮食等品类;另一个则是冻品牛肉和猪肉的自动化的分割、包装生产线。

侯毅认为,建立这一系列物流加工中心是必要的,因为它能“让缺乏统一标准的农产品变成标准化的商品,通过阿里的分选体系来实现农产品的品牌化,并通过盒马和数字农业、淘宝、天猫的销售体系迅速地走向全国。”

盒马与位于淄博高青县的牛肉品牌纽澜地的合作,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通过订单农业模式,纽澜地严格按照盒马的标准化要求进行生产,并完成了覆盖黑牛全产业链的布局。稳定增长的订单还鼓励更多合作社与之合作,并为村民带去收益。如今在当地,每养殖一头牛的净利润能达到6000元,是以前的三倍。

对于淄博这座正在寻求转型的老工业城市而言,农业数字化被视作接下来发展的突破口,而阿里为这座城市带来的不只是资本,还有未来活力。

“我们的城市化率超过了72%,这个比例在全国是比较高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是一座现代化大城市,因为我们真正的城区建成面积大约只占我们全区域面积的20%左右,农村区域几乎占全市的75%。”淄博市的市委书记江敦涛如此介绍道辖区现状。

淄博迫切需要找到传统工业之外出路,当地的农业恰恰还有很大产业化升级空间。据江敦涛介绍,目前农业产业在淄博的整个产业结构的占比中虽然并不高,仅占4.1%,“但是农业产业依然是淄博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里有着丰富的农产品资源,尤其是西葫芦和西红柿在淄博的种植面积,均占到山东全省对应作物总种植面积的七成。不过,这些农产品却只能大量通过邻市寿光的交易市场流通进入全国消费市场。

长期以来,由于淄博当地缺乏具有强规模效益的交易集散地,加之农产品没有建立完善的采后商品化体系,导致淄博的农产品的品牌竞争力远不及临近的潍坊市。

对于淄博市而言,突破的关键一方面在于从根本上提升农产品品质;另一方面则在是要在当地搭建一整套现代农产品流通供应链体系。为此,淄博市今年制定了详细的改造方案——《关于打造数字农业农村中心城市的行动方案(2020-2025年)》(后文称《行动方案》)。

从这份在启动仪式上公布的《行动方案》来看,它覆盖了当地整个农业产业的全链条,包括上游种植、养殖端的数字化改造、流通环节上的商品化加工和冷链物流基础设施建设,以及与下游各零售渠道的对接,及农产品品牌的打造。

消费市场的需求升级是撬动当地农业产业数字化转型的核心动力,也是促成淄博与阿里巴巴合作的关键。5月份,淄博市委书记江敦涛带团队到上海盒马来调研,他所提出的一些理念,在侯毅看来正好与阿里巴巴推的数字农业不谋而合。

对于阿里来说,淄博同样具有吸引力。例如,在流通供应链方面。今年阿里数字农业事业部开始布局能够满足生鲜供应需求的“产地仓-销地仓”的仓储网络,这是一条能够辐射全国消费市场的农产品供应链条。

作为农业大省,山东在这个仓储网络中的重要性显而易见,而淄博又地处山东中心,是北接京津冀,南接长三角地区的枢纽城市之一。

正因如此,淄博成为阿里布局的五个产地仓城市之一。侯毅透露,“作为农产品的中心枢纽,我们将立足淄博,辐射山东。未来山东的樱桃、苹果,乃至整个中国北方地区的农产品流通,都会经过这个中心,通过整个阿里巴巴的线上销售渠道和盒马线下的销售渠道,迅速销往全国。”

同时,阿里的数字农业部还希望今年能往上游再迈进一步,甚至深入到生产端,参与种植、养殖过程中的标准建立。不过,由于中国农业种植普遍分散的现状,阿里需要与组织化程度更高的经营主体合作。

淄博市在建设数字农业农村示范城市的过程中,围绕生产环节提出了“党支部+合作社+农户+数字技术”的模式。

“现在提出来的这种模式是很打动我们的,基层党组织在农业农民致富的过程中发挥巨大的作用可以引导农民对分散的商品进行集中化生产、集中化收购,再组织规模化的物流将这些商品运到全国去。”侯毅认为,基层组织有助于帮助阿里将品控能力渗透到田间地头。

盒马此前与纽澜地的合作,为接下来阿里在这里打造盒马市提供了一个样板。这个主打高端市场的牛肉品牌,在2016年成立初期就与盒马密切合作,成为后者销售的主要牛肉品牌之一。四年合作下来,纽澜地的年销售额已经达6亿多元。

基于盒马提供的稳定订单,纽澜地建立了覆盖养殖、加工再到运输等环节的全产业链管理模式。联合创始人李震向我们介绍,今年他们的存栏量达12800头。去年纽澜地开始根据过往销售数据提前一年制定出次年的出栏黑牛数量。计划量确定后,他们便与上游的养殖户合作,由养殖户将小牛饲养到适合的月龄。“等它长到了13到15个月就到我们的牧场来。”

在纽澜地自营的牧场里,这些黑牛的饲养得到了精细化的管理。这套养殖管理模式包括了牛的生存环境、饲料等多个方面。目前牧场内提供的饲料为谷物饲料,并搭配啤酒以帮助黑牛消化。

每一个牛舍的地面都铺有60公分后的木粉。李震介绍称,这是为了给黑牛营造干燥卫生的生存环境。除此之外,为安抚公牛情绪,牧场内会循环播放音乐。“为了让它们生活没有烦恼,安心吃饲料长肉。”李震说。

整套养殖模式让纽澜地从源头上把控住了牛肉的品质。在供应环节,纽澜地自建了物流体系,自有21辆冷链物流车,并在今年建设完成六大分仓,能够覆盖华北、华东、华南、中南、西南四大区域,以满足供应全国盒马门店的需求。

“我们每天在中午在12:05开始接收来自全国盒马门店的订单,半夜12:20开始发出第一趟去往上海的车,一般到2:30左右各线路的运输车也都发完了。”通过这种订单农业的模式,纽澜地实现了精准的品控和更高的流通效率。2020年,纽澜地也正式入驻天猫,市场版图通过电商渠道正在进一步扩大。

随之增长的是上游黑牛的供应规模,为此,纽澜地越来越多地与周边合作社展开合作,这是一种相对更高效的合作模式。

何传明是高青县李孟德村的村委书记。2015年,他带头在当地注册成立了高青孟君果蔬种植专业合作社,吸纳村民入社。3年前,他开始带领社员为纽澜地养殖黑牛,这项合作的收益也是可观的。而此前,由于当地缺乏这类覆盖全产业链的企业,养殖、加工、流通环节分散,村民们养殖一头牛最多获得2000元的收入。

以合作社牵头与纽澜地合作这种形式,逐步替代了早期村里分散养殖的模式。这种模式的好处在于,它有助于村民们集资扩大再生产,提高规模化养殖的能力。何传明计划今年扩充牧场规模,而资金就来自于社里与纽澜地合作中获得收益。

村里扩大的黑牛养殖规模还改变了当地的种植结构。何传明说,平均每养殖一头牛就需要种植6到7亩地的庄稼来饲养它。近年来,村民们逐步将自家地里种植的食用玉米改种为了饲料玉米。

通过这种优质牛肉品牌的打造,以及借助阿里系的销售渠道,纽澜地在成立四年内实现了高速的增长,同时也为阿里在上游撬动更多农产品领域的合作提供了一个样板。

正是基于与纽澜地的成功合作经验,盒马接下来还将与纽澜地合作,打造全国性的黑猪品牌。在流通端,阿里计划为此建设年产能达150万头的猪肉加工、包装的自动化生产线,并建设猪肉深加工的熟食自动化生产线、包装线。

阿里还计划在淄博打造数字牧场、菜园及果园等4个数字化改造项目。其中数字牧场的合作即将在8月发布。参与其中的李震介绍道,纽澜地目前正在逐步给每一头牛戴上“脖环”,它将用于实时监测牛的走步数、体温、心跳等生理数据,以实现更精准的养殖品控管理。

“从整个农业板块里来讲,目前选择畜牧业、种植业这两条路并行走。我们对一些项目逐步试点成功后,会迅速全面地推广,所以接下来我们的发展速度会很快的。”侯毅说。

Copyright © 2010-2020 深圳骏城酒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园南区软件产业基地5栋  电话:0755-25452690  传真:0755-25452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