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历史上农民起义成功的不多,太平天国本有希望

太平天国运动是晚清一场声势浩大的农民起义,战争伤亡人数达7300万。席卷大半个中国,前后历时14年,太平军一度占领了7省47郡。然而1856年发生的“天京事变”,太平天国盛极而衰,仿佛离不开统治集团的权力之争。

出身于耕读世家的洪秀全,天资一般,屡试不第,心有不甘,喊出了:“等我自己来开科取天下士吧”。偶然间得到一本《劝世良言》,引发了洪秀全创办“拜上帝教”,自称是上帝的次子。同时,极力劝说好友冯云山一起传教。广东传教受阻,二人辗转来到闭塞的广西紫金山传教。

历史记载:“历山河之险阻,尝风雨之艰难,去国离乡,抛妻弃子,数年之间,仆仆风尘,几经劳瘁”。

此时,大清输出茶叶、丝绸、瓷器,输入白银,在贸易处于长期顺差,造成长期物价上升的趋势。意味着田赋负担增加,需要卖出更多的粮食,换取白银缴交田租,导致农民的贫穷。《美洲白银与海外贸易》指出,从十七世纪末到十八世纪终,米价和其他物价有上涨的趋势。

加上晚清地方政治腐败,民不聊生,广西拥有良好的群众基础。洪、冯二人靠着“天下一家,共享太平”的口号,吸引了大批教众加入。期间冯云山极力树立洪秀全的领袖地位,壮大“拜上帝教”,呕心沥血。正当传教事业见有起色之时,冯云山被官府逮捕,洪秀全不得不返回广东营救。

洪、冯二人离开广西,群龙无首,拜上帝教”事业面临散伙,杨秀清站了出来。出身于烧炭工的杨秀清,当时只是个小头目。在闭塞的紫金山地区,当地流行着“问鬼”的降僮术,是一种鬼神附身的巫术。想知道故去之人在阴间、生病无力救治等人力所不能及的,可以借由会降僮术的人,得到解答。

正是靠着会降僮术杨秀清,其宣称是“天父下凡”,传言教众,稳定军心。杨秀清虽说大字不识几个,在营救冯云山凸显军事组织才能。之后萧朝贵如法炮制,宣称是“天兄下凡”。如此,二人“天父”、“天兄”的身份,加上军事才能上的出彩,使得传教活动,转危为安。洪秀全、冯云山不得不承认杨、萧的地位。

洪秀全1851年在东乡自称“天王”,建立太平天国, 封杨秀清为东王,萧朝贵为西王,冯云山为南王,韦昌辉为北王,石达开为翼王。

原本杨、萧二人的双簧,需要靠着“天父”、“天兄”身份,,大家看破不点破,分享权力。但权力又具有排他性,萧朝贵通过拉拢、扶植韦昌辉,结成利益同盟。杨秀清依靠自己“天父”的身份及突出的军事组织才能,不甘示弱。两股势力交替领先,萧朝贵、韦昌辉、杨秀清成了实际决策人,而洪秀全、冯云山沦落到名誉董事长,已不复履行实际决策。

萧朝贵对于石达开是制约,《天兄圣旨》记载:1849年,在与地主武装斗争取得胜利后,石达开坚持己见,否定萧朝贵班师回朝的命令,萧对石予以严重警告。此后,石达开不敢再发出异议。

如此,太平天国序列中,萧朝贵、韦昌辉、杨秀清处于第一梯队,洪秀全、冯云山第二梯队,石达开第三梯队。

正当太平军节节胜利,夺取九江、安庆等军事重镇之时,萧朝贵、冯云山的相继战死。失去“天兄”,韦昌辉失去了靠山,加上太平天国初期的实际缔造者冯云山。这样就出现巨大的权力真空,由杨秀清填补,变得一股独大,没有了制约,还通过隔绝信息,进一步架空洪秀全。

《贼情汇纂》记载:“凡紧要奏章若无杨逆伪印,洪贼不阅,故一应奏章必先送杨贼处盖印,虽昌辉自奏亦不能径达。”

与太平天国打交道的洋人,只知道杨秀清而不知道洪秀全。以致于1854年,英国麦华陀访问天京,事后回忆:至于像天王这样一个人是否真的存在,仍是很值得怀疑的一件事。对方只是顺便提及他那驰名的主子。失去靠山的韦昌辉,也只能小心翼翼,不得不“事东贼甚谄”。

《天晴道理书》记载:北王、翼王,……兹蒙天恩、主恩及东王之鸿恩,同到小天堂得受荣光。

1853年3月,太平军攻下江宁(南京),定为都城,改称天京。之所以选择建都天京,不再北上。一方面是高级官员的愿望,要求兑现当初起义是的白条,一方面下级军官和士兵都以南方人为主,习惯南方生活。将天京称为小天堂,可见对于天京生活的极度渴望。

另外一边,没有政敌制约的杨秀清,变得跋扈,可以随意对洪秀全、韦昌辉以下,进行处罚。1852年,杨秀清欲杖责洪秀全时,“北王与众官俯伏地下,一齐哭求天父开恩,赦宥我主应有之责,小子等愿代天王受杖”。可见对于洪秀全,杨秀清尚且如此,更别提其他人,但杨还不满足于此,又借“天父下凡”问:“东王有这么大的功劳,为什么只称九千岁,而你是万岁?”洪秀全回答:“东王打江山,南征北战,亦当是万岁”。表明杨秀清野心膨胀,想取代洪秀全。

受到威胁的洪秀全,密令韦昌辉班师回朝,打了个杨秀清措手不及。韦昌辉进城当晚杀死杨秀清及全家。不久,又诱杀了杨秀清嫡系部队。面对前来质问的石达开,杀红眼的韦昌辉又将其全家杀死。

《金陵续记》记载:韦初小挫败,随后东党势衰,计在内东党为北贼杀者约万人,尸由西水关流出至下关江口不计其数。

石达开见势不对,连夜由天京城小南门逃出,收拢部队,兴兵讨伐韦昌辉。于是,洪秀全下令杀死了韦昌辉,结束了这场事变。受此影响,洪秀全对于在永安封王中,硕果仅存且战功卓著的石达开,颇为忌惮,重用自己兄弟洪仁达、洪仁发来稳定政权,达到平衡权力,制约石达开的目的。无奈之下,石达开带着一帮文武出走天京,在大渡河被清军围剿,全军覆没。

自1851年1月,洪秀全等人在广西金田组织团营,对抗清军,史称“金田起义”。于12月永安分封五王,势如破竹,连下武昌、九江、安庆、芜湖等军事重镇。定都江宁,改称天京,就此停住了脚步,在天京整天莺歌燕舞、歌舞升平,人性之阴暗面而凸显。

原本太平天国的创立者洪秀全、冯云山因故离开紫金山,人心离散。杨秀清、萧朝贵的介入,稳定人心,受到拥戴,成了实际领导者,而洪秀全、冯云山还是名义上精神领袖,这种名实相分离的政权,导致了先天不足。随着外部战争压力的减小,内部暗流涌动变成了公开决裂,终演变成天京事变。原本可以创造农民起义又一巅峰,可与清廷分庭抗礼的太平天国,跌下神坛。后世史书评价:太平天国的精锐,一半死于天京事变,一半被石达开带走。从此,太平天国元气大伤,盛极而衰。

Copyright © 2010-2020 深圳骏城酒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园南区软件产业基地5栋  电话:0755-25452690  传真:0755-25452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