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时尚圈的镜子?名流盛会 Met Gala

因为疫情原因,本定于今年5月4日举办的 Met Gala 2020「About Time: Fashion and Duration」(时间:时尚与区间)被迫推迟。

时尚爱好者线上社区 High Fashion Twitter 决定在2020年5月4日举办一场虚拟版的 Met Gala 盛会,名为:Temporal Conflation(时空融合),并且对于参选人士没有任何限制。

美国版《VOGUE》五月刊发表了本年度 Met Gala 主题大片:「ONCE UPON A TIME IN FASHION」,将风格相似但属于不同时代的展品并置。

有一组名为「A Portrait of a Lady」(一位女士的肖像)的大片把两件分别来自于1919与2012的晚装并置,时空平行交错。

这位1919年的女士,到了2012年,还有着相似的形态曲线,仅仅在面料和结构上,让人感觉她来自2012。

称最善于玩梗的 Met Gala 为时尚圈瓜田毫不为过,这场一年一度的盛会到来之时,所有时尚名流,都使出浑身解数,要成为盛会中最闪亮的那颗星,同时也为盛会贡献了许多名流佚事。

美国版《VOGUE》的铂金三角 Anna Wintour,Hamish Bowles,Grace Coddington 几十年如一日地保证着这场时尚圈最大盛会的完美运行,任时尚圈人来人往,他们的三人组合从不拆伙。

Anna Wintour 在1995年成功从《Harper’s Bazaar》手中为《VOGUE》争取到了 Met Gala 的唯一主办权,完美为母公司争取到了时尚圈最大盛会的唯一后勤位,也开始了她为 Met Gala 忙前忙后的25年。

「生为时尚名流」的传奇时装编辑 Hamish Bowles 自己家里就有一个堪比浓缩版 Met Gala 的时装博物馆。

据不完全统计,他收藏了4000件以上的衣服,藏品甚至追溯到19世纪五十年代的时装设计之父 Charles Frederick Worth,并且在时尚圈有想象不到的强大人脉,据说热爱时尚的英国贵族德文郡公爵一家逢年过节都邀他吃便饭,Met Gala 的成功举办没少需要他贡献藏品和人脉。

时尚圈的红发女魔头 Grace Coddington 是美国版《VOGUE》的创意总监,Met Gala 的时尚大片都是由她执掌造型,负责好 Met Gala 的先导概念,Grace 就是 Met Gala 风格的保证。

虽然 Met Gala 的门票已经涨到五万美金,并且一票难求,但 Donald Trump 应该丝毫不在意,毕竟这么贵的门票,川普每次都只穿一样的西装,偶尔换换领带,会变的只有越来越有喜剧天赋的面庞和身边的女伴。

跟川普一样不在意钱的还有北美最美的 Blake Lively,她每年都漂亮得只能说漂亮,化妆舞会你们玩玩就好,反正老娘最美。

穿得切题的人每年有很多,但穿得永远都只像自己的还有一位 Madonna,没人知道她到底有多爱渔网和破洞。

后生 Kardashian 一家大概是觉得自己在名流圈地位堪比当代麦当娜,又或者精心塑造的好身材不该被衣物挡住,所以,她们一家几乎每年都有渔网出现。

2015年的 China: Trough the Looking Glass(中国:镜花水月)真的是中国女星福音,因为她们再也不用出镜三秒钟,红毯三小时,这场 Met Gala 是邀请中国明星最多的一场,成为中国女星争奇斗艳修罗场。

这场表现大家都还算及格,本来中国人在国外穿中国元素的衣服,无论如何都难败给别人,但他们还是使出了全身解数,章子怡的「一枝梅」长裙,范冰冰把「紫禁城」穿在了身上,但效果似乎更像金字塔,而成为本届 Met Gala 主席的巩俐,依旧气定神闲的穿了一件酒红色旗袍,巡视了下自家庭院。

但所有人似乎都败给了她——因为热爱山东饮食文化一直被后人津津乐道的 Rihanna,她穿了中国高定设计师郭培设计的明黄色斗篷长裙,硕大的裙摆铺满整个红毯,完全不给别人立足之地,一时造成山东煎饼脱销。

在 Met Gala 上最玩得开的永远都是女性角色,而她们的男伴们,到了这种场合就会诞生诸如 Nicole Kidman,Blake Lively, Kim Kardashian,Gisele Bündchen,Rosie Whiteley 都像是带保镖走了红毯,而她们带的保镖,应该都出自同一家公司,制服都差不多。

传奇的肯尼迪家族几乎成了上个世纪美国名流家族的象征,2001年 Met Gala 主题「Jacqueline Kennedy: The White House Years」,要求所有人扮成曾经的美国总统夫人 Jacqueline Kennedy 的样子,这场带有政治色彩的 Met Gala 几乎是肯尼迪家族家宴,几乎全家出动 Cos 肯尼迪夫妇,他们还邀请了时任美国第一夫人的 Hillary Clinton,看起来她比在白宫笑得都开心。

还有希腊王妃 Marie Chantal,她穿了 Valentino 为杰奎琳定制的那条薄荷绿斜裁礼服,挽着 Valentino 先生出现;全场最像的就是肯尼迪夫妇的女儿 Caroline Kennedy,她像极了妈妈年轻时的样子。

时尚圈最强资源的评判标准,大概就是谁能去 Chanel 家开睡衣趴了,2005年主题「Chanel之家」就设想了这个场景,如果你被邀请去 Chanel 家开睡衣趴,你会穿什么?好玩的是,许多人并没有穿 Chanel,而是轻轻松松穿着睡衣出席,ViktorRolf 这件床上用品裙自带枕头,玩累了还可以在 Chanel 家里打地铺。

2018年主题「宗教与时尚」,大家看到这个主题,第一印象都是找一位女神当灵感,可最终效果嘛,就像没加特效的科幻片,女神头上柔美的光圈变成了扎人的海胆型金属配饰,没人敢让头顶海胆光圈的女神们靠在肩头。

2019年 Met Gala 主题「Camp: Notes on Fashion 」(坎普:时尚札记),Camp 是个难用语言解释的圈内词汇,起源于作家 Susan Sontag 在1984年发布的一篇文献,定义为:建立在牺牲内容的基础上。

非具象的、浮夸的、奢靡的、无聊的或吸引人眼球的氛围,都可以是 Camp。Camp 与 Natural 对立,代表着人造,不受约束和抛弃世俗。

那些不被世俗理解的时尚拍手称快,他们终于可以进入主流圈,让不入流成为入流,让圈外成为圈内,在 Camp 的世界里,正如时尚圈一样,存在即合理。

1996年 的 Met Gala 传奇之处在于,不仅是戴安娜王妃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参加 Met Gala,因为她在八个月后香消玉殒,还是传奇设计师 Gianni Versace 唯一一次参加 Met Gala,他在一年后被暗杀,从此再难看到 Versace 一家齐齐整整出现,但他设计的那条绿色长裙,则成为了 Met Gala 上出现率最高的一件礼服。

另一位传奇设计师 Alexander McQueen 作为设计师代表参加了2006年的英国时尚主题,并与彼时的「It Girl」Sarah Jessica Parker 牵手,一时风头无两,而四年后的2010年,McQueen 去世,为了纪念他, 2011年 Met Gala 的主题定为「Alexander McQueen: Savage Beauty」(野性之美)。

2016年的「科技与时尚」主题,为我们提供了 Met Gala 的未来版本,时尚圈遭遇社会事件的当下,时尚与时空所产生的关系,前-中-后发生的事件,呈现的形态,正是我们探索大环境如何改变时尚的过程,2016这一场 Met Gala 上似乎以超现实材料做成的灯泡裙和夜光裙,正好为我们提供了未来时尚的有趣探索。

聚集时尚名流的 Met Gala 作为「时尚界奥斯卡」,更像是一面时尚圈的镜子,映射着时尚的面貌。

时尚是区间的时尚,每一年的 Met Gala 都记录着特定主题下的时尚圈和时尚,每年的主题或许不同,但核心都是那些曾流行在时间中的东西。

Copyright © 2010-2020 深圳骏城酒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园南区软件产业基地5栋  电话:0755-25452690  传真:0755-25452641

友情链接: 骨灰盒厂家 nmn代理 消毒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