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哲学视域下的网络社会治理探析

摘要:时至今日,随着网络行为失范问题的日益凸显和日趋严重,网络社会的治理问题成为全球性的重大社会问题,也给体现时代精神的哲学提出了新的认识课题。从哲学视域看,网络社会既是现实社会的当代创新,也是现实社会的历史延续,是虚拟与现实的有机统一;网络社会是既有科技属性又有人文属性的社会,也是具有行为规范的社会;用道德和法律这两种行为规范来衡量、判断,网络行为失范问题已然出现,并呈日趋严重之态势,因此,网络社会的治理势在必然、势在必行;网络行为失范归根到底是行为者即人的失范,网络社会治理所指向的必然是现实的人;在网络社会治理过程中,须遵循网络社会运行律、网络行为演变律、心理引导律和行为规制律,须坚持系统性、协同性、前瞻性、正当性等原则,须做到自我控制与社会控制的统一、道德维度与法律维度的联结、技术手段与人文手段的结合,形成治理的作用合力。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西部项目“我国网络社会行为失范及治理的哲学研究”阶段性成果(19XZX001)

作者简介:龚振黔,贵阳学院教授,贵州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贵州 贵阳,550005);龚婷,贵州师范大学国际旅游文化学院副教授(贵州 贵阳,550001)。

在当代科技革命迅猛发展的今天,虚拟化的网络社会已成为社会新的存在形式,虚拟化的网络行为已成为人类新的行为方式,它们相互依存、相互作用,对人类的社会生活产生了越来越深刻的影响,呈现了越来越显著的功能,成为当今人类必不可少、日显重要的存在形式和行为方式。但是,随着网络行为失范问题的日益凸显和日趋严重,网络社会的治理问题成为全球所面临的一个亟待解决的重大社会问题,也给体现时代精神的哲学提出了一个新的认识课题。哲学是世界观与方法论的统一,关注社会现实问题应是其重要职责和任务,可以说,它对加强网络社会的治理、规范人们的网络行为,应有其独特的功能和价值。为此,在网络社会治理的研究中,展现哲学智慧、提供哲学方案,确实是非常必要的。正是基于此,本文拟从哲学的视域探究网络社会治理的相关问题,以期作出哲学意义的相关回应与解答。

要从哲学视域探究虚拟化的网络社会治理的相关问题,必须首先基于人类社会的历史发展,分析网络社会到底是什么性质的社会,它与物理性的现实社会到底是什么关系,网络社会为什么必须予以治理,等等。

从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看,网络社会的兴起确实实现了社会存在形式的重大变革,它使人类社会从物理性的现实世界拓展到了虚拟化的网络世界,呈现了新的社会存在形式,也为人类的生存发展创造了新的社会场域。可以说,在当今的信息时代,“互联网已成为人们工作、生活的本身。据此,人类社会开始进入一个新的社会阶段或产生了一种新的社会形态——‘网络社会’,即整个人类社会是一个被网络化了的社会。因此,‘网络社会’是指作为一种新社会结构形态的‘网络社会’(Network society),是基于信息交流平台的人类实践交往活动的共同体,它是一种世界普遍交往的社会结构,是从现实社会中分化出来的比特世界和原子世界的分离和融合的一种新的社会形态。”这种以网络为基本结构、以虚拟为主要特征、以信息为技术基础的网络社会,是人类的新型社会,呈现出了新的存在形式。

网络社会决不是与现实社会无关的社会,它与现实社会有着相互联结、密不可分的内在关系。从表现形态上看,它有别于物理性的现实社会,是现实社会的当代创新;但从内在根源上看,它又与物理性的现实社会有着不可割裂的紧密联系,是现实社会的历史延伸。为此,网络社会既是具有虚拟性质的社会,又是具有现实性质的社会,是虚拟与现实的有机统一。

一方面,网络社会是凸显虚拟性的社会。应该看到,虚拟性或虚拟化是网络社会的主要特征,网络社会的要素、形态、形式、联系等等,都呈现了虚拟性或虚拟化的状态。如作为网络社会主体的人,是虚拟化的存在,其社会身份、社会角色以及性别、年龄、体型、体态、国别、族别等等都是隐蔽的,是不能通过感官直接感知的,表现出来的往往是虚拟的符号、代码;作为主体作用对象的网络事物,是虚拟化了的存在,是以抽象的数字或代码等形式呈现出来的;作为人在网络社会生存发展根本方式的行为活动,是以“数字化符号”为中介的虚拟性行为活动;作为网络行为活动存在形式的时空,也突破了物理时空的限制,呈现出了虚拟网络时间的两端延伸性和网络空间的瞬间变幻性;网络社会中的各种社会交往和社会联系,是虚拟化的人与人的交往和联系,其交往和联系也是虚拟状态的交往和联系。因此,不少学者都认为:“网络社会是在Internet架构的网络空间中产生的社会形式,是人类生活和工作的‘另类空间’。从本质上看,网络社会是一种数字化的社会结构、关系和资源整合环境,其关系网具有虚拟性特征。”可以说,网络社会的一切,都打上了“虚拟”的印记,这也是人们通常把网络社会称之为“虚拟社会”或“虚拟网络社会”“网络虚拟社会”的重要原因。这表明,网络社会是一种新型的社会存在形式,是现实社会的当代创新。

另一方面,网络社会又是具有现实性的社会。网络社会不是凭空产生的,就其渊源而言,它是人类在现实社会的基础上构建的,是从现实社会发展而来的,它总有其客观现实根据,虚拟性的背后总是隐藏着现实性,“网络虚拟社会不能脱离现实社会而绝对独立存在与获得发展”。如网络社会的人不管如何虚拟化、符号化,都始终是生活在现实社会的人,其现实的社会身份、社会角色以及现实的性别、年龄、体型、体态、国别、族别等等,都是不会消失的;网络世界的事物虽然是数字化或符号化的事物,但在物理性的现实世界中都有其客观的现实原型,不可能是“无中生有”的东西;人在网络社会的行为活动虽然是以“数字化符号”为中介的虚拟性行为活动,但行为活动的构成要素、过程和结果,最终都是具有现实性的,是现实行为活动在网络条件下的显现,不能摆脱现实性;网络时空虽然可以两端延伸和瞬间变幻,但始终是现实时空的延伸和拓展,没有真正脱离物理时空的虚幻时空;人在网络世界的交往和联系,虽然是虚拟状态的交往和联系,但人始终是现实社会的人,交往和联系都有其深刻的现实根源,不可能是“虚无缥缈”、纯粹“虚幻”的交往和联系。总之,网络社会的各要素及形态、形式、联系等又具有现实性,都有其现实根据、现实根源和现实原型。这表明,网络社会不能脱离现实社会,它是现实社会的历史延伸。

可见,网络社会确实既是具有虚拟性质的社会,又是具有现实性质的社会,是虚拟与现实的有机统一。这一性质和关系还进一步证明了人类社会演变进程的辩证性和必然性。如果说,网络社会是现实社会的当代创新,体现了人类社会的发展性,那么,网络社会是现实社会的历史延伸,则体现了人类社会的连续性。人类社会本身就是发展与连续的内在统一,这也充分凸显了人类社会演变进程的辩证性、必然性。

网络社会作为人类的新型社会存在形式,它还呈现出了颇具特色的双重属性:网络社会既是科技属性的社会存在,又是人文属性的社会存在。

就构成条件看,网络社会是科技属性的社会。与物理性的现实社会相比较,网络社会显然是科技化的社会,因为它是人类在当代科技革命的浪潮中,创造性地运用计算机科技、网络科技、信息科技、虚拟现实科技、仿真科技等高科技所构建的新型社会存在形式、社会场域,其构成要素无不凝聚着科技的结晶,其科技属性是显而易见、不容置疑的。所以有学者认为:“虚拟社会构成的技术基础是由计算机技术、网络技术和现代通信技术组成的技术结构,它是由计算机、连接计算机的网线、网关、路由器等设备及其互联网协议等组成。”确实,网络社会是有其技术结构的社会。对网络社会的科技属性,学界没有异议,早已形成了共识。

就内容实质看,网络社会又是人文属性的社会。不可否认,网络社会是科技化的社会,是具有突出科技属性的社会。但是,网络社会仍然是在人类社会的发展轨道上运行,仍然蕴含着人类社会的共性和本质属性。仍然具有人类社会共有的人文属性。人是具有人文属性的人,社会是由人构成的社会,是人的共同体,从一定意义上说,社会的人文属性其实是人之人文属性的集中体现,任何社会都是如此,网络社会也不例外。在网络社会中,人是唯一自觉能动的构成要素,也是唯一起主导作用的活动主体,能在社会深深烙上人的印记;人是网络社会的真正构建者、组织者、操控者,也是网络行为活动的真正驱动者、实施者、调控者,网络社会的一切都是通过人的行为活动构建的;而网络世界的人无论怎么虚拟、怎么抽象,始终是具有人文属性的、现实社会的人,是具有思想认识、道德意识、价值观念的人,是处于各种人的关系、人的联系中的人,这就决定了网络社会归根到底是具有人文属性的社会。可以说,网络社会“正是由于有了人类行为活动的介入,而使得电子网络空间被人为赋予了社会文化内涵。本来没有任何生命色彩和社会文化属性的电子网络空间,因为有了人的行为活动,构织了人们彼此之间的社会关系,才被赋予了生机和活力。”也可以说,人类社会必然是具有人文属性的社会,具有人文属性的社会才是人类的社会,才是人类能活动于、生存发展于其中的社会,网络社会仍然是这样的社会。

通过以上的分析,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网络社会虽然是新型的社会存在形式,但它确实没有脱离人类社会的发展轨道,确实是以一种新的形态体现了人类社会的共性和本质属性,仍属人类社会的范畴,这是确定的、没有异议的。

只要网络社会是人类的社会,就必然是具有社会规范的社会,只有这样,网络社会才有正常的秩序,才能正常运行。而任何社会规范又是通过人的行为活动表现出来并发挥作用的,或者说,任何社会规范就是人的行为活动规范,任何社会的规范性就是人的行为活动的规范性,任何社会的有序性就是人的行为活动的有序性。因为任何社会都是由人的行为活动相互联系构建的有机共同体,也是在人的行为活动作用下运行、发展的动态共同体,网络社会依然如此。所以说,“社会是由人构成的有组织的规则系统,旨在促进其成员的利益。个人之间的合作有利于促进共同利益。……每个社会都有一个行为准则,描述人们在不同情况下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应该看到,这样的行为活动规范、准则,既是网络行为活动必须遵循的规范、准则,也是网络社会治理的基本依据,因为网络社会的治理其实就是对网络行为活动的治理。

那么,网络社会需要治理吗?答案是肯定的。只要是在社会场域中,只要是社会性的行为,必然涉及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利益关系,必然存在或者有利于或者有害于他人和社会的功能意义,必然需要对其进行或者“规范”或者“失范”的价值判断,而只要存在人的行为失范问题,就需要进行相应的社会治理,网络社会也不例外。无论是从逻辑性上讲还是从现实性上看,网络社会虽然才形成短短几十年,但行为失范作为社会问题却已经出现、影响颇大,启动社会治理势在必然、势在必行。

网络社会治理是有指向性的,这种指向性体现了治理的具体性和确定性。网络社会治理所指向的对象不是别的,正是网络社会的主体、网络行为活动的主体——人。网络社会之所以要治理,就在于网络社会已然出现了失范问题,而网络社会的失范,就是人的网络行为活动的失范,网络社会的“规范”或“失范”,都是相对于人的网络行为活动而言的,网络社会是依赖于人的网络行为活动而运行的。所以,网络社会中的网络行为活动失范,从根本上说,就是行为活动者即现实的人的失范,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如此。网络社会虽然是虚拟化的新型社会,但它始终是现实的人所创造、操作、主导和控制的社会,现实的人始终是网络社会的主体,并且是唯一具有自觉能动性的主体;网络行为活动虽然是以“数字化符号”为中介的虚拟性行为活动,但始终是现实的人在从事行为活动,现实的人始终是网络行为活动的驱动者、实施者、主导者和调控者,其网络行为活动主体的身份是确定的、唯一的。在网络世界中也存在所谓“无主体”的网络行为活动,即在网络畅通、具有相应的网络设备和应用程序的条件下,电脑在“无人在场”时也能自动完成相应的任务,这似乎是“无主体”的、自动化的网络行为活动。果真如此吗?不是。因为人实质上仍是这种“无主体”网络行为活动的真正主体,试想一下,如果没有现实的人所进行的程序设置和发出操作指令,任何网络设备和程序都是不可能运行的。为此,网络行为的主体始终是现实的人,网络行为失范始终是人的失范。“尽管在形态特征上,人们的网络身份及其展开的网络行为活动会呈现出‘虚拟’的一面,但这不能称为遮蔽人的主体责任的‘障眼物’。‘虚拟’是一种特殊形态的存在,‘虚拟的网上社会’依旧是人的社会,人无可置疑的是网络行为活动的‘始作俑者’,当然也是网络行为活动后果的承受者。人作为网络行为活动的唯一主体,无可回避地要为网络行为失范‘买单’”。确实,作为唯一主体的人,必须为失范的网络行为活动“买单”,必然成为网络社会治理所指向的对象。

那么,我们应该依据什么来衡量、判断人的网络行为活动是否失范呢?在当今社会,衡量、判断人的行为活动是否失范的规范主要是道德和法律,即道德和法律一起构成了社会的行为规范。从作用范围看,它们既是现实社会的行为规范,也是网络社会的行为规范。道德和法律虽然同为社会性的行为规范,它们的作用也是相通和互补的,但二者毕竟有其区别。道德是靠社会舆论、风俗习惯等精神力量来发挥作用的非强制性的行为规范,法律是靠国家机器、政治强力等政治力量来发挥作用的强制性的行为规范;道德是随着人类社会的形成而产生的,将与人类社会共存亡,法律是随着国家的出现而制定的,也将随着国家的消亡而消失。不过,这一过程应该是相当漫长的。因此,人类社会发展至今,无论在现实社会中,还是在网络社会里,道德和法律这两类行为规范都是相互依存、相互补充、共同发挥作用的。从价值判断看,凡是合乎道德和法律规范的网络行为活动,就是规范的行为活动,反之,则是失范的行为活动,这是确定的、一定如此的。

网络社会治理的必然性是由相互联系的两个方面的因素所决定的,一是网络行为失范问题已经凸显,二是网络行为失范问题已呈日益严重之态势。从网络社会的现状看,这两个方面的因素均已出现。

Copyright © 2010-2020 深圳骏城酒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园南区软件产业基地5栋  电话:0755-25452690  传真:0755-25452641

友情链接: 骨灰盒厂家 nmn代理 消毒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