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桥水达利欧:财富、权力与帝国兴衰的17个因素,我们正在见证历史(精

免责声明:本文旨在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原文标题:桥水达利欧:财富、权力与帝国兴衰的17个因素,我们正在见证历史(精华版)

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基金(Bridge Water)创始人瑞达利欧(Ray Dalio)最近连连发文,可谓“高产如高仿”。

继公布Changing World Order系列研究之后,4月2日就在领英上发布了这系列的第一章“Chapter 1: The Big Picture in a Tiny Nutshell”。

这一系列研究通过过去500年中、美、英等全球重要经济体的兴衰,来阐述50-100年长周期背景下变化的世界格局。(点此查看介绍--桥水达利欧:这世界变了!(最新报告精华版))

作为该系列的第一章,本章研究了历史上最强大经济体——荷兰、英国、美国的兴衰背后的17个核心驱动因素,也涵盖其他六个重要帝国德国、法国、俄罗斯、印度、日本和唐代以来的中国,揭示了帝国兴衰背后的17个核心驱动因素。

帝国如何获得权力与财富看全貌,不纠缠细枝末节历史的变革与周期大循环:崛起、全盛、衰退原译者王潜、刘嘉培,本人将之精简如下。

让我们从基本的全局开始。在这一章中,我们将研究多种力量如何共同决定帝国的兴衰周期,从而规律性地使大国的财富和力量崛起、维持、衰退。

生产力提升了世界总财富、总权利和生活水平,但它们总是在不断革新的,因此生产力并不是导致拥有财富和权力的人发生重大转变的原因。

财富和权力的大幅波动是由多种因素引起的,我一共确定了17种影响因素,最重要的是货币和信贷周期。这个庞大的周期范式(archetypical cycle)控制着帝国的兴衰,这影响着他们的一切,包括其货币和市场。

在撰写本文时,我们看到所有这17种力量都在起作用,最重要的是债务周期,贫富差距周期和全球地缘政治周期。正如之前的文章中提到的,我们最近正在经历0利率,无限量量化宽松,天量政府债务,而且新兴世界大国(中国)正在挑战当前的世界大国(美国)。虽然这种情形在我们的一生中都没有发生过,但它在历史上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最近一次发生在1930-45年),

从人类历史变迁的宏大视角来审视过去发生的事情,会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看待事物的方式。我会尽可能地将整幅历史画卷生动地呈现给你,但不会纠缠于所有历史的细枝末节。

主权国家直到欧洲三十年战中后的17世纪才出现。大英帝国大体上占领了帝国中的领土,而美国则依靠”胡罗卜+大棒“策略控制了更多国家,因此很明显有个“美帝国”。我将这些政治实体统称为国家,即使从技术层面并非如此。

有些人或许认为我不可能在不同时期比较不同国家和不同制度。我将尽力解释存在的任何差异,但历史上永恒和普遍的相似,远大过差异。让差异阻止我们看清历史规律是极为可悲的。

人类长久以来的进步,靠的是不断提高生产力。长期而言,学习并不断提高生产力是最重要的力量势。下图显示了过去500年全球人均生产值(估算的实际GDP)的变化。

由上图可以看到,1800年左右增长曲线斜率骤然变陡,生产效率快速提升。这是由于全民教育水平提升,以及将教育成果转化为生产力。15世纪中叶欧洲印刷机的发明,提升了更多人的知识和教育水平,并为文艺复兴、科学革命、启蒙运动和英国第一次工业革命作出贡献。

教育普及也令财富和权力从农业经济转向工业经济。在这种体制中,财富和权力来自教育资源、创新能力和资本主义制度的结合,并由当权者和那些控制资本和教育资源的人把持。先由受教育者发明创新,随后转化为生产 ,最后借资本主义制度及其共生政府体系分配利益,一直是成功的模式。

以1929-1945年间大萧条和战争时期为例。大萧条期间人均GDP下降了约10%,随后又得以恢复,同时美国股市下跌了85%。紧接着大萧条的是二次大战,全球人均GDP下降了约12%,一大部分因战败国经济崩溃所致。

下图显示了过去500年间11个世界大国的相对财富和国力,几乎所有大国都经历了崛起和衰弱期。粗线是四个最重要的大国:荷兰、英国、美国和中国,他们分别掌握历史上最近的三种储备货币。美国是现在时,英国是过去式,而荷兰则更早一些。中国已成为第二强大的国家,并且在1850年前大部分时间一直如此强大。

1.尽管中国地位在19世纪后急剧下降,但它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处于统治地位(在商品贸易上始终超过欧洲);

4.最终,美国超越数者,并保持世界强权长达150年,其地位在二战和战后尤为明显。如今,中国正迎头赶上。

下图则代表了更长周期,追溯到公元600年,如图所示,在1500年前,中国几乎总是最强大的:

我们用8个指标来衡量各国财富和国力的指数:1.教育;2.竞争力;3.科技水平;4.经济产出;5.贸易份额;6.军事实力;7.金融中心实力和8.储备货币。

以成为全球第一大国的年份为原点,列出前后各120年各项指标的变化。由此我们总结出【大国兴衰的范式规律】。

我称呼这种国力的上下摆动为”大循环“。这些指标总是相辅相成,这些因素相互影响的先后顺序反应了大国兴衰的过程。例如,教育永远是领先指标,而储备货币地位的变化则姗姗来迟。

荷兰帝国和美国的历史都可以证明,将某国货币作为全球储备货币,能令该国获得更强大借贷和购买力。而一国获得/丧失全球储备货币地位的时间,要比它其他各项实力增强/衰退要晚许多。

通过协调经济、政治和军事的协同配合,帝国的缔造者们建成了不断扩张的经济-政治-军事体系,为帝国攫取更大利益。

· 富人们将财富转移到自认为更安全的地方、资产和/或货币上。形成恶性循环的资产空心化。

总结,如下17个因素是国家兴衰的主要驱动因素。各个特征向左偏移得越多,崛起的可能性就越大;向右偏移得越多,衰弱的可能性就越大。

下图简要勾勒出大国的兴衰史。图中阴影说明,萧条,革命和战争造成的破坏重组是破旧立新的基础。

大萧条往往每10到20年会发生一次,其后就是长达40至80年的美好新时期了。在这两个个大周期中,同时也伴随着一些诸如短期债务危机/商业周期等持续7至10年的小周期。

上一次大萧条发生在1930-45年,1945年后美国成为世界霸主,以美元为基础的全球货币和信贷体系得以建立。

接下来的第二章,我将以每个国家为例,详细分析每一个因素。最后,总结所有这些指标,针对我们现今所处的情况,谨慎地推断如何使我们的未来变得更好。

Copyright © 2010-2020 深圳骏城酒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园南区软件产业基地5栋  电话:0755-25452690  传真:0755-25452641

友情链接: 电子烟 氨糖 电子烟品牌 NMN 杭州贷款 骨灰盒厂家 杭州网站制作